最近跟貓很有緣,可惜都不是好事。

上星期五,陰天,但心情很好地出門上班。 在一推開公寓大門出去的瞬間,向來沉穩的敝鬼小聲驚呼了一下。 這聲驚呼與害怕無關,只是對我看到的畫面感到非常難過。一隻深灰色的小貓,腳爪帶白色,兩前腳無助地往前伸展,斜躺在馬路中線。 我看得特別清楚... 那隻長相很可愛的小貓,只剩下一半的身軀,後半身是血肉模糊成一攤的肉泥。
我遲疑了一陣子... 不幫牠收屍,於心不忍與不安;若幫牠收屍,則必定遲到,但我答應請最後一天在紐約上班的兩位同事吃中式早餐,我必須早到公司的... 怎麼辦? 昧著良心,我撇頭走去車站搭車... 可我早到了公司,那兩位同事卻是一晚到、一不到,害我很懊惱沒做那應該做的事。 接下來的一整天,腦海裡想的全是這隻小貓死得悽慘的畫面。倒楣的同事M搞不清楚狀況,還在我嚴肅工作時跟我開玩笑,被我狠狠巴了一下。 我想他是被我的反應嚇到了。我不想說對不起,我也不會對我自己說:"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for it." 因為我知道自己可以為牠做什麼! 至少讓牠死後的屍體免於被來往的車輛重複輾壓! 人死後求安寧、講尊嚴... 為什麼其他動物不該擁有相同待遇? 生悶氣... 氣自己可以做卻沒做。

上星期日,看豬貓貓貼在我腳背上跟我撒嬌,於是用手機拍了照片,傳給現正在波瓦那 (Botswana) 出差的妹妹看。 她回說很想小豬貓。我問:「公司那裡沒有很多流浪貓嗎?」 妹妹傳了一段話過來:「殺了,你們可能長期餵食,引來其他公司的人的不滿,所以找人來解決了牠們。」遠在它處的她當然看不到我那時有多痛心。
以前,在波瓦那公司所屬的園區內有一隻黑貓媽媽與一隻幾乎全年皆處在發情狀態的花貓爸爸。只要母貓剛產下小貓的一兩個月內,我們就可以看到黑貓媽媽又懷孕的身影。 她要餵小貓母奶,大家希望她能養好身子去照顧她的小貓仔,所以主動餵她... 這為什麼不可以? 小貓一直增加,又不是她的錯... 她又不能怎麼辦! 可恨那個不富裕的首都,哪裡有獸醫都不知道! 不然您以為我不想帶她去結紮嗎!?

有當地人也一起餵食牠們的。 反正是剩下的食物,為何浪費? 給牠們吃有何妨? 討厭牠們的人則會說:「在這個國家,許多人都吃不飽了,還餵貓吃食物?」 人吃不飽... 實話說一句,與我何干? 萬物皆平等;人類在敝鬼眼中從來就沒有比較重要過,我為什麼不可以多心疼這些弱小民族一點? 對我有好感的當地人會笑著跟我說:「不要餵貓咪。 牠們該去吃老鼠的。」 只是... 他們為什麼不去問問那些所謂的神佛或上帝:「誰規定貓天生就該吃老鼠?」 若不是人類霸佔了大部份的生存空間與食物來源... 您怎麼知道貓兒們不會狩獵雞隻來祭五臟廟!? 您看到過那些非洲的餓貓們搶食一隻捕來的小蜥蝪嗎? 您親眼看過黑貓媽媽費了千辛萬苦抓來一隻小鳥給小小貓仔們打牙祭,卻被她的其中一隻兒子一口叼走獨享,她那眼巴巴望著卻不忍苛責的神情嗎? 在牠們以為生活在這安靜的園區裡,雖也小有風吹雨打,但至少能免於被其他大型動物獵食的安全環境是牠們的樂園時... 怎知文明人照樣幹得是抄家滅族的無良事!? 是因為少數人的餵食造成牠們被滅門,還是園區的管理層級之人就是容不下幾隻野貓的存在... 現在討論這答案有何意義!?

三年前當我還在那裡出差時,那些剛會跑跑跳跳的新生小貓,放著有貓食也不吃,一定要圍著我,跟我玩吶。 我總是把牠們抱回食物邊,告訴牠們別太貪玩,要先吃飽再玩的。 牠們跟小小孩有什麼分別? 一起嘻戲、一起吃睡、一起打鬧...  牠們跟人類的小小孩有什麼分別? 敝鬼很寶貝牠們... 可如今牠們在那裡? 不存在了! 全都死了!! 我親愛的小朋友們都死了。 人類憑什麼剝奪其他動物努力生存的希望? 牠們生存的希望其實很基本、很渺小ㄟ......

本來我已經申請了七月份再去波瓦那出差的,但知道這個消息後,我很後悔知道的太晚。 非常想告訴上司我不想去那裡出差了,可是很難啟口... 還好昨天得知主管將派組裡的另一新組員去波瓦那出差,我反倒開心了。
Botswana,殘忍地殺害了我許多在意的小朋友的國家,我不想再去了... 不然,當我踏上舊地時... 該怎麼抓回思念牠們的思緒、該怎麼圍堵淚水氾濫地決堤?

別說什麼... 敝鬼從不在意別人如何看待我對貓兒的深刻感情。 你不想懂。

===========================

6/23/2014 更新訊息:

妹妹昨天通知我,說告訴她貓貓全被殺光的同事後來告訴她,那是假的!! 他開玩笑的!!! 貓貓們沒有被殺死!!!!!

混蛋!! %$()&^$#%\#@&*%#!  我把別人罵翻了,結果是罵錯了!? 對不起有啥用! 已經罵了!!

等我下次去波瓦那,證實小朋友們都還活著... 他的皮就得繃緊囉! 我不扁他誓不當水鬼!!!
雖然是好消息,但我還是要痛扁他!!! XDD

 =========================

6/24/2014 最後更新:

看到從波瓦那來紐約受訓的同事, 我根本等不及, 先問他那些貓是否被殺了。他信誓旦旦地說園區的管理者確實已找人處理掉牠們了。我問:這不是開玩笑嗎? 他說是千真萬確的, 絕對沒跟我開玩笑。

為什麼我不選擇相信這消息只是個玩笑呢? 因為我很在乎這群貓。 因為妹妹確實說過她沒在園區裏看到野貓。如果牠們沒有死… 怎會看不到至少有十隻數量的牠們?

唉… 死心了… 我不會再去波瓦那出差了, 雖然在那裏的同事都很 nice。 我想念他們, 但我更愛那群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naison 的頭像
tanaison

似水平凡

tana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